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王杰希中心】镜子先生

写完就发出来了根本等不及生日orz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背景为十八岁即将出道的小队长夏休期不回家结果撞鬼啦!

OOC请多包涵,如有撞梗,请提醒我修改或者删文

王杰希生日快乐,有幸遇见你。

镜子先生

 

王杰希觉得他宿舍的镜子成精了。

他是在今年夏休期刚开始的时候搬到微草队员宿舍里的,只等第三赛季正式出道。微草队员本来不多,发展初期也就更加稀少,老板当初心怀梦想的圈出一大片地方当队员宿舍也没人提醒他,方士谦开玩笑说单人单间这还不好么有便宜不占猪头三。

……这便宜占得可有些问题。王杰希瞪着门口的穿衣镜想。

刚开始看见不寻常人影的时候王杰希本来没当多大事,自己天生异相要再不看见点儿什么稀奇东西那就有辱这一双大小眼——好吧都是瞎说的,没准是训练有点过了太累了呢,连林杰都说他那诡奇的打法看着稍微有点伤眼,也没谁规定大小眼就不能眼花。

可惜镜子没有因他的纵容而有所收敛,渐渐的甚至开始有了声音,他晚上躺在床上有时能听见镜子里传来敲键盘翻纸页甚至喃喃自语的响动。王杰希也怀疑过是隔壁队友半夜不安分,但他的房间在走廊尽头,隔壁只有方士谦,好死不死这家伙三天前刚刚趁夏休出去旅游了,现在有可能还在香港澳门大三巴,洞庭云梦神农架……这还得了队长救我这宿舍没法住了!

后来事实证明天意还是有节操的,王杰希也背过孟老夫子的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这老天苦了他这么长时间的心志终于给他揭了谜底,只是不够贴心连个预告都没有,王杰希就在打算向后勤反映情况的那天早上在门口摔了钥匙,看着镜子里的人小眼瞪大大眼瞪得更大。

镜子里的人显得个子挺高,头发比他要长一点,下半身是规规矩矩的队服裤子和白色运动鞋,上半身不太像话,本来白T恤清爽简单,前面画了一个棕色羽毛戴着翠绿魔法帽的猫头鹰,只不过那鸟顶着的一双眼睛太喜感,右如灯笼左如灯泡,和镜子里年轻人的眼睛相映成趣,看久了也有一种奇异的和谐。

王杰希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镜里镜外的人大眼瞪大眼小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似乎还是镜子里那个比较成熟冷静,他看起来有点艰涩地动了动那张跟王杰希如出一辙的脸的表情,开口是疑问语气:“……王杰希?”

王杰希点点头,继续死死瞪着镜子。

“咳,真巧,”那个人轻轻咳了一声,“我也是王杰希。”

 

镜子里的人自我介绍说是王杰希,今年二十六岁,现效力于微草。王杰希觉得自己叫自己有点奇怪,私底下叫他镜子先生。

镜子先生饶有兴趣地问现在是什么时候,王杰希想了想,说再过俩月我出道了。

镜子先生笑了,说再过几天他出国了。

 

王杰希枪毙了向后勤反映情况的想法,都是自己有什么好怕的。生活中多了个镜子先生也不是不好,看起来就像会预言一样,无形中拉高了自己在微草乃至联盟中的神棍值。

况且镜子先生真的很忙,早出晚归,对他的生活没什么影响。中午王杰希回宿舍睡午觉的时候也看不到镜子先生,只有天黑之后镜子里才会传来声响,那是镜子先生回来了,手里提着笔记本电脑和厚厚的资料,看见他会愣愣地打个招呼,脸上写着累懵逼了别来烦朕都给朕滚开,大小眼都透着一股狰狞。

“你……我以后一直就住在这里?”有一天早上王杰希忍不住问。

“呃?对。”镜子先生在他的世界里换鞋,好几天没和王杰希说话他似乎反应不过来,“我一直住这间,还不知道自己的镜子这么通灵。”

“我看你这队服……”王杰希趿拉着拖鞋走到镜子前,上下打量着他,镜子里身量修长的青年换好了鞋也不着急出去,大大方方任他瞧,“微草队服啥时候改的版?”

镜子先生这几天都穿的很科学,微草夏季队服加上黑白灰运动鞋,王杰希也是靠衬衫上微草的队徽才确定那是队服。雪白衬衫胸口处绣了翠绿的logo,王杰希看着顺眼,忍不住问了一句,也是打心底有点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个油绿油绿的老队服换下来,上回王杰希随队讨伐G市蓝雨,被魏琛嘲笑说像一撮春天的韭菜。

林杰好脾气也不生气,只笑着说要真是春天也是我们微草的福音。

“你出道以后,我退役之前。”镜子先生说,关门走了。王杰希站在门口有点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空空荡荡只有自己一双大小眼。

镜子先生是在敷衍他,不过也说得对,这几年看来会发生不少事情,队服改版哪里是什么大事,镜子先生不挂心,他似乎也不该挂心。

 

镜子先生和王杰希一致认为提前知道未来的事是很没趣儿的,两个人口头约定镜子先生不能向王杰希谈太多未来,王杰希也不能问太多未来。本来一直好好的,后来出了点小意外。

那一天镜子先生回来的时候太累了,不小心对王杰希说漏了嘴说他是微草的队长,王杰希并不怎么意外,镜子先生的世界里他都二十六了,林杰肯定早就退役了。

“队长认为我是主攻手。”王杰希说。

“确实如此。”镜子先生接了一盆热水泡脚解乏,笔电搁在大腿上,泡脚复盘聊天三合一,挺有效率,“你自己有怀疑?”

“后来接任队长……你是说我的打法能和他们配合啦?”王杰希试探着问。

“你想太多,”镜子先生答,懒得抬头看他,“没有的事。”

王杰希就不想了,跟镜子先生道了晚安然后上床睡觉,镜子先生把自己那里的灯光调暗免得影响他休息,王杰希睡着之前听镜子里传出来喃喃低语:

“你的打法肯定不行,我的打法或许可以。”

王杰希没听清镜子先生说的什么,因为他已经睡着了。

 

“早上好。”王杰希打着哈欠看见镜子先生正准备出门,青年今天穿的着实亮眼,红的黑的白的就是没有微草绿,胸口还用金线绣了个4,和房间色彩对比之强烈让王杰希一下子就清醒了。

“哦……早上好,”镜子先生指了指自己,“我有事,这几天可能不回来了,过段时间还会出国,不知道以后这个神奇镜子还灵不灵。”

王杰希突然有点遗憾,他决定抓紧时间多问几句,去他的约定:“第三赛季有什么大事吗?”

“……你出道了?”镜子先生愣了一下。

“不是……我说,”王杰希有点不甘心,“没发生什么大事什么的?……冠军是谁?”

“哦,”镜子先生明白了,嘴角无奈地翘起来,“还是嘉世。”

“……”王杰希噎住,“叶秋那打法……多土啊,你别说你不觉得!”

“但他很强,”镜子先生简练道,“嘉世也不只有一个叶秋。亲身经历告诉你,个人英雄主义早就不流行了小子。”

王杰希迅速从沮丧中恢复起来:“那你……有什么要叮嘱我的吗?”

“有。”镜子先生笑了,他把手里的包靠在墙上,微微矮身以和王杰希平齐,王杰希近看发现那大红的衣服也没有那么难看,上面一点褶皱都没有,就算是新衣服也不会这么平整,一定是有人细心又珍惜地熨过。

“你还需要更强,更强,”镜子先生说,“不必去畏惧改变,该遇到的雷我都趟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许会感觉有点累……不过没关系,你看我现在就很好。”

“我明白。”王杰希点了点头。

“你不明白。”镜子先生叹了口气,又笑了,眼睛微微眯起来,薄薄的嘴唇勾起的弧度很暖,阳光照在他身后挂着的队旗上映出来一片翠绿,王杰希从镜子里看过去,那个青年身姿挺拔,像早就习惯撑起队伍的一片天,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微草成原。

“不过这不妨碍你成为一个优秀的队长。”

 

今天镜子先生出国了,回来收拾东西时神神秘秘的不告诉王杰希他去哪里又干什么,王杰希祝他好运,他笑着说好不好运你总会知道的。

镜子里的门关上又上了锁,镜面一点一点起了变化,那个世界在王杰希没留意的时候一点点关上,等到王杰希再向镜子里看过去,镜子里只有那个头发短短、双颊带点儿肉的包子脸少年,眼睛一只大一只小,左眉上方有一个因贪嘴吃辣长出的痘痘。

十八岁的王杰希,不是二十六岁的王队长。

王杰希笑了笑,终于现出十八岁少年的模样来,眉梢眼角还带着稚气,高个长腿还只有雏形,那双常被前辈们取笑的眼睛里还有藏不住的锐利光彩。他在门口换上新买的白色运动鞋,按捺不住地跑出宿舍楼,去训练室的路上看见林杰春天种的那棵小白杨,白杨好养活,B市盛夏的太阳没有把它晒蔫,依然葳蕤繁茂,郁郁葱葱。

王杰希由衷地愉快起来,十八岁的大男孩眼里落着盛夏的太阳。

“请在未来等我,我终究会和你一样。”

 

镜子先生没有直接为他指引前进的方向。

但这不妨碍后来王杰希顺着镜子先生踏过的长路,一步步走向远方。

 

Fin

想写老王灵异梗系列……老王似乎很适合这个(。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