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王杰希中心】四季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这回是一个稍微有点孤独症的老王,讲一个老王从吸风饮露到食了人间烟火的过程。

可以说是老王灵异事件第二弹?

OOC预警,如有撞梗请告知

再次提前说王杰希生日快乐,就是想给你写生贺。



四季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像是一个深长又孤独的梦境,你走在世界边缘,你看着时间从你手中流过,故人从你身边走过,他们看得见你,却不明白你的处境。”

“你独自历经四季,回望却是弹指一挥间。”

 

王杰希起床的时候看了看窗外,感觉有点不对。

他听见了窗外呼啸的风,微草俱乐部花坛中的树在风中狂乱地舞动,柳树枝丫还带着初春特有的鹅黄。王杰希使劲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昨天看到的盛夏葱绿不过是一场癔症。他试探地推开窗户,被尘土扑了一脸,纵然做好准备没有迷眼但还是被风卷沙尘呛着了喉咙,扶着窗框撕心裂肺大咳的王杰希觉得自己要吐血。

嗯,风卷雾霾伴沙尘,味道醇厚独特,是B市初春大风一点没错儿。

王杰希站在窗边穿着粉丝寄来的大小眼睡衣思考人生,又是一股风扑来冻得他直打牙花子,他抓紧把窗户关上,从衣柜里翻出羊毛衫急急往头上套,外罩微草冬季的队服。开玩笑,初春正是风大天冷暖气停的好时节,犯不着给自己过不去。

他出门的时候刘小别背对着他在锁门,王杰希看着刘小别的背影有点出神。年轻小子今天也是穿着冬季队服配防霾口罩,正常自然得让王杰希怀疑人生。这个人昨天晚上王杰希敲门找他复盘时还穿着T恤裤衩,今天就坦然接受初春设定让王杰希情何以堪。

“哎呦我去队长!”刘小别一回头看见皱眉大小眼差点魂飞魄散,“队长你也不出声……去训练室吗?”

王杰希嗯了一声,自己走了两步又转头看他,等刘小别跟上来。

“那个……队长,”大男孩尴尬挠头,“我想顺路先去趟食堂……队长有啥要捎的啊?”

“没有,”王杰希看看表,“最好快点,快到训练时间了。”

“好嘞队长!”刘小别立刻狂奔而去,还没忘了提醒王杰希,“队长以后记得戴围巾啊,刚入春风大全是沙!”

王杰希有点萧索地站在走廊里望着刘小别一骑绝尘,他觉得自己大概治不好了。

 

王杰希一个人走在去训练室的路上,步伐不快但步子很大,他眼睁睁地看着柳枝一寸寸柔软起来,承了阳光雨露抽出新芽,路牙子缝里绽开他叫不出名字的小紫花,常青藤慢慢悠悠地扒到墙上,翠绿翠绿的,映在他眼睛里。

这不对,王杰希按着额角,显得有点疲惫。

可别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两个训练营孩子说笑着路过时还是乖乖向他问了好,柳非边走边拿着小镜子照眼线差点撞在他身上,上午歇息时间微草老板悄悄来视察向他说辛苦了,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也许只是他不一样了。

王杰希突然感到一种巨大的恐慌,说不好是孤独还是惊惧的那种恐慌。他发现他想不起来上一次和队友开玩笑是什么时候了——不对还是想得起来的,在方士谦之后就很少有了。

王杰希想着想着有点沮丧,一个人踢踢踏踏地走向茶水间,望着茶叶在杯子里舒展翻卷。听着训练室传来的谈笑声音,他也不着急回去,这群孩子如果看见他在训练休息时间都不敢闲聊玩笑的。

他叫他们孩子。

可他也只有二十六岁。

 

王杰希中午走出训练室的时候听到了蝉叫,训练楼门口的白杨树已经苍翠满枝,天空蓝盈盈明晃晃,有叼着冰棍儿的男孩子打招呼喊王队,台阶边兰花开得乱七八糟给太阳晒得有点蔫儿,一派盛夏的气息。

王杰希在太阳底下叹了口气,冬季队服搭在了小臂上,准备先回宿舍换衣服。说来也奇怪,那些在路上穿着短袖的家伙们都对王杰希不合时宜的穿着视而不见,一边让王杰希为能不用解释舒了口气,一边又让他确定出现这种情况的真的只有他一个人。

王杰希没有再去食堂,他在宿舍里拆了包泡面思考早晨没思考完的人生,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穿着大小眼猫头鹰T恤的微草队长面无表情地吸溜着红烧牛肉面,听到许斌有点沉重的脚步从远处而来,估计是吃撑了,今天食堂做土豆炖牛肉。

那种奇异的恐慌又出现了,王杰希把油腻的饭盒扔到洗手池里,瘫在懒人沙发上看午间新闻,微草宿舍隔音很好,王杰希昏昏欲睡时周边没什么声音,只有新闻主持人有点机械的声音,更显静的出奇。

就像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

 

王杰希比平常醒的要早,他心里记挂着这个不寻常的四季变化,记挂着下午要穿什么衣服,自然也睡不安稳。收拾着收拾着手机闹钟才响起来,王杰希关完闹钟指尖一顿,然后他戳开了微博。

黄少天千年如一日的把持住了微博动态里最亮眼的位置,袁柏清说他连吃饭都要发条博真不是瞎说。黄少天叨叨了些什么王杰希也没心思看,他只留意到了那张挺抢眼的照片,照片里明显是蓝雨那天嫉人妒的食堂(就连王杰希也必须承认蓝雨食堂在联盟中的扛旗位置),黄少天毛茸茸的脑袋在前,后面喻文州拿着筷子微微笑着算给副队面子,宋晓偷偷去夹黄少天盘子里的肉被卢瀚文一脸正气地按住,郑轩偏过头去跟李远说话却没注意被徐景熙偷了鸡翅,简直看图都能联想到后续,王杰希忍不住笑了出来。

没人知道王杰希私底下有点儿羡慕兴欣和蓝雨,甚至羡慕轮回。比起其他大神来,王杰希的交际似乎全用到队外了,他可以和杨聪聊B市的房市,可以和叶修暂时拉下脸皮互嘲几句,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在队里愣是成了一个大家长,搞的队友对他既信任又敬畏,既依赖又疏离,那回对上兴欣输掉后叶修轻描淡写提了一下榜样与靠山的问题,王杰希许久都没缓过神儿来。

刷完微博王杰希开窗户感受了下温度,午后气温还比不上十一二点,看来入了秋。王杰希思考了下换了个长袖衬衫,手臂上搭了件墨绿大衣以备傍晚入冬就往训练室走,路上王杰希还感叹一下上午还在懵逼下午就适应了这鬼怪的四季,自己也是心大。

 

下午的训练一如往常,只是天渐渐冷起来,中央空调吹出了暖风,高英杰出去上个厕所回来身上的单衣就成了夹克,王杰希已经学会了对不科学视而不见,其他人在设定之下更不会有任何反应。

休息时间王杰希去给茶杯续水,回来故意放轻了步子,他听见刘小别在训练室嚷嚷天这么冷说不准待会儿还要下雪不如我们去俱乐部旁边的那家店去吃火锅吧,柳非说好啊好啊下了训练直接去,袁柏清说我来订包间,许斌说那我待会儿跟队长请个集体假。

王杰希在门口有种被遗弃的失落感,但这是他自己的锅怨不得别人。从前这群小的没少结结巴巴地请他也一起聚餐,王杰希觉得自己在他们反而容易拘束,再加上有时候自己确实忙得很,拒绝的次数多了他们也不再问。高英杰刚打主力和许斌刚转会来的时候都觉得这样不太好也过来邀请王杰希,好吧现在他们也被拒绝习惯了。

王杰希把脑子里奇异的空巢老人感驱逐出去,看看时间快到了就走进了训练室。微草成员很自觉地提前两三分钟开始了训练,王杰希只能听见鼠标键盘的声音。

那种巨大的恐慌又回来了,但这次王杰希决定反抗。

 

傍晚的B市彤云密布,果然下了点小雪,王杰希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后披着大衣走到训练楼门口,深绿的衣服下是深绿的灵魂,那是让微草所有人仰望的青松。

队员们吵吵嚷嚷地经过他,笑着说队长明天再战,柳非在前面说要点好多的牛肉丸子,袁柏清说除了羊肉一切都是浮云,周烨柏想了想说我还是喜欢雪花肥牛。

刘小别看着手机走在后面,似乎在定包间,王杰希看着年轻人们的背影,告诫自己不要怂就是干,万事开头难。

 

“那个……小别。”王杰希在他身后叫住他。

“队长?”朝气的大男孩冷不防吓一跳,有点疑惑地望过来,他听见王杰希咳了一声,王杰希说——

“你们定的包间还有位置吗?……我也想去。”

 

Fin

灵感来自于原著里黄少网游战叶神时各个战队都在讨论,微草却只有老王孤独思考的情节,唉,杰希大大要好好的啊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