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微草中心】新绿

微草(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经历封号删文一波三折啊,再试试

王杰希生日快乐,今天的贺文送给你最爱的微草

OOC预警,如有撞梗请告知

新绿

 

荣耀职业联盟中的各大战队往往都有一些凸显战队特色的传统,比如蓝雨每年夏休期的集体避暑度假,比如轮回两星期一次的集体观影聚餐,再比如霸图后院高高竖立的战队签名留言墙,老将们时不时地就来缅怀峥嵘岁月。微草作为联盟老牌强队之一也没有例外,他们有联盟中独此一家的植物园。

微草俱乐部训练楼旁那一块空地一直是绿化带中的一股泥石流,微草历代队员都会在里面种些自己喜欢的植物有的还挂上名牌,无一例外。据说这个传统是由林杰开天辟地王杰希继往开来高英杰发扬光大的,微草杰字辈三位队长每年带人在花圃中回归自然,也是一道风景。年轻人的心愿在那里闪闪发光,催百草生赶新叶绿。

 

第二赛季的时候林杰买了一株白杨树苗,脾气温柔的队长扛着小树下出租车走进俱乐部大门时遭到了所有人的围观,主力替补训练营学员都闹闹嚷嚷地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地问队长这是你买的吗队长这是什么树啊队长想把它种在哪儿啊队长它长得快吗队长队长……

林杰的温柔耐心再次通过了检验,微草上下都粘他不是没有道理,他笑眯眯一字一句回答着队员们的问题,抬头发现他们把老板吓出了办公室。

“林队买了棵白杨?”余老板饶有兴趣地摸了摸有点秃了的枝叶。

“嗯,”林杰小心把树苗放下来,用树根那头杵着地面,“您前几天说训练楼旁边的地儿还空着,队里闲聊都觉得这光秃秃的也不好看,我就自作主张弄了个杨树苗。杨树长得快,夏天挡挡太阳也凉快。”

“也好也好,”余老板笑眯了眼睛,“也麻烦林队啦,我看趁着傍晚凉快现在就得把树栽上,浇一遍透水,明天太阳出来再弄恐怕难活。”

林杰在那里哎哎的应着,队里几个机灵家伙已如脱缰野狗般窜了出去,他吓一跳慌忙大喊装修剩下的铲子和锹都在地下室,装水记得用装水泥的那个铁皮桶……士谦说你呢别用脸盆,你说什么?……李成安的脸盆也不行!

在那个夏天的黄昏里,微草高个儿队长逆着光站在小树旁边,偶尔带着笑音指挥着毛手毛脚的队友把树扶正或者倒半桶水,这是那片还不是微草植物园的小空地的第一片绿色。

 

林杰开了个好头,那棵还蔫着叶子的小白杨被微草队员纷纷作为绿化祖国的榜样,训练之余永远能看见有微草人在那片小荒地上挥汗如雨,一时成为联盟笑谈。

靠墙跟那里有一棵散尾葵可怜巴巴地挤在那里生怕阳光直晒,旁边站了一株张牙舞爪的麒麟掌,外窗台上也不知道是谁摆了盆葱郁的绿萝,枝叶垂下来正好盖上了谁的西府海棠。

在这里有必要感谢一下方士谦选手,他是微草植物园走向运行正轨的重要推动者与里程碑人物。那天在自己的山茶掉了花之后未来的弃疗之神终于原地爆炸,炸的方式非同凡响。

总之在那天之后,微草植物园有了铭牌制度与珍稀物种档案。

珍稀物种档案里刚开始是林杰——白杨和方士谦——红山茶,后来林杰退役第一项就被涂了,后来王杰希上位红山茶又被涂了。

最后档案里只剩下了方士谦。

 

微草迎来第二棵树的时候已经是第三赛季,王杰希从林杰手里接过账号卡,立誓一把扫帚带着B市的雾霾扫遍联盟战场。在第一场吊打皇风之后有队员问怎么庆祝,方士谦说庆祝什么庆祝,他刚出道明天就把他扔出去栽花去,不对栽树,队长的接班人必须栽树。

王杰希跟在后面悄悄翻了个白眼,大小眼翻起来杀伤力乘方。他当然知道植物园的战队典故,植物园的花草一直是正式队员栽种侍弄,小荒地园丁活动被稀里糊涂的传了几圈最后演变成了微草战队队员转正仪式,每一年新来的队员都要在那里种个花草,方士谦说在微草侍弄花草要拿出面对大自然万物神灵的虔诚才能双手开光历劫修行最后迎娶冠军奖杯走上人生巅峰立地飞升,王杰希说前辈你种的花这个夏天都是我浇的水。

听说王杰希最后还是被方士谦小拳拳捶了胸口,其他人拦都拦不住。

 

王杰希还是在第二天傍晚扛回了一株中规中矩的秃叶子银杏,除了秃了点没什么不好,王杰希又解释剪掉叶子蒸发少树容易活,方士谦才勉强接受这个丑了吧唧的家伙栽在林杰的白杨旁边。

后来袁柏清听方士谦忆往昔峥嵘岁月,不由感叹那时候的队长在荣耀之余多么勤快连树都自己去栽。方士谦一听大怒,说逆徒你懂得什么,栽树登基仪式上这货晚节不保,说好了队里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树木花草上挂铭牌,就这货拿油性笔在树皮上打算直接写名字,写名字就好好写还特么只写个王,当年建国后不准成精的律令是摆设么,如何能忍这种异端逍遥在外!

王杰希捧着茶杯在一旁当没听见,心说你别以为我没看见第二天有人在我那个王上补了一个抽象的老虎头。

 

老队员退役新队员报到是自然现象,有泪有笑有不舍有兴奋的日子里,微草植物园也在一天天繁盛起来。王杰希把粉丝寄来的麦蓝菜秧子栽到马路牙子边上,不知道能不能长出王不留行;刘小别嫌飞刀剑中药卖相不好,又在它旁边种了几株金线菊衬着;邓复升喜欢低调,但他爬满训练楼西墙爬山虎却成了最大的幺蛾子;柳非在多次种玫瑰和马蹄莲失败之后怒种多肉,现已初具规模;袁柏清接手了他师父的红白山茶,小伙子每天战战兢兢地考虑浇不浇水,生怕山茶蔫掉;乔一帆低调地在角落栽了个小小的风信子,在风里独自静静地开着粉蓝粉蓝的小花。

唯一一个有点问题的是高英杰。他队长接班人的地位大家都心照不宣,微草队长一律种树当队伍栋梁的隐藏规则更是对内无人不晓。然后问题来了,高英杰入队的时候是作为替补,理应种个自己喜欢的花草,可他王不留行接班人的身份又该有棵树衬着,就在训练间隙大家热烈讨论时王杰希一锤定音,说这有什么纠结的,先种点自己喜欢的,到时候再选树就是了。

全票通过。

于是高英杰帮忙修剪过邓复升的爬山虎,和袁柏清一起计算山茶浇水的日期,乔一帆离开后在那个角落续种粉蓝风信子,给许斌介绍微草植物园然后不好意思地看着对方大开眼界的神情,独独没想好自己想种什么。

那天许斌优哉游哉地拿喷壶给自己新栽的红叶石楠浇水,高英杰在一边给王杰希的麦蓝菜上了点肥,许斌问小杰就没在这里种点什么,然后看见高英杰身边的银杏与白杨突然改口说哎呦我真够笨的。

高英杰不好意思地说许哥,我还没选好自己喜欢的花。

许斌朝他比了个大拇指说还用选花,直接挑挑树吧。高英杰脸有点红。

他摸摸银杏上那个写得很高已经有些褪色的王字,心里有点抗拒选树。

 

第十二赛季时王杰希拿到了国内第三个冠军奖杯,然后宣布退役。

新闻发布会上台上队员和台下记者哭成一团,微草新闻官受到感染也在偷偷抹眼泪,王杰希无奈,自己抓过话筒讲了两句。

“在微草这些年的生活已经在我心中留下了烙印,我感谢大家的肯定与挽留,无论我在哪里,我会一直看着微草继续大步向前。我知道大家会为离别难过,但请大家继续向前看,我坚信微草会在我们高英杰队长的带领下,走向更璀璨的明天。”

发布会之后王杰希提着行李箱下宿舍楼,打眼看见微草队员齐刷刷顶着兔子眼在楼前站成一排。高英杰向前一步要去接王杰希的行李,王杰希还没来得及皱眉就听见高英杰吸着鼻子说队长看我栽完树再走吧。

这怎么拒绝呢。

高英杰选的是棵垂柳,微草全队静悄悄地看着他们的新队长在植物园里挖出一个深深的树坑,有汗水或是什么别的东西滴在泥土里,他们的老队长扶着树苗叹一口气,看着新队长一锹一锹地把土培好弄成环形,防止浇水时水溢到外面。

一切都弄好了。高英杰抬起头来,从兜里掏出早就做好的铭牌挂在树上,又折下一条半长不短的柳枝,小心翼翼地缠到了王杰希手腕上,然后他退后,鞠躬。

谢谢队长,再见队长。

 

十四赛季微草重振旗鼓剑指总冠军,高英杰带领的微草战队尽显锋芒,王不留行在战场依然画出猖狂的弧线,承载了不知多少人沉甸甸的希望。

入冬之后微草抢到了全明星周末的承办权,全队在冬休后还没有离开俱乐部,一面是预估季后赛形势,一面也是为全明星东道主show做准备。今天天黑的尤其早,后来干脆飘起了雪花,高英杰看了看时间,站起来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

闹闹嚷嚷的队员后面,高英杰手抄在大衣兜里低着头走出训练楼,他抬头看了看天色,雪扑在鼻子上有奇异的冷香。

哦,大约是周烨柏种的梅花开了。

 

微草已经经历很多时间,微草还要经历很多时间。那片小荒地从沙砾遍布到郁郁葱葱没有很长的历程,却一年一年的新芽吐绿,伴着这些年轻的梦想家走过海角天涯。

以后山高路远寒冬炎夏,微草的年轻人们都会一年年绽出新绿,期待着再一次的高木繁花,君临天下。

 

Fin

 

彩蛋:

全明星闲聊。

叶修:听说微草植物园的外号不是空穴来风啊。

王杰希:对,都是队员自己种的。

喻文州:真有意思,你们对于这个有什么规定和要求吗?

王杰希:当然。

喻文州:比如?

王杰希:队长一律栽树。

黄少天:王杰希你#$%#^&#$^#$%&$^&%$%&(*%^%#%^*^%*!!!!!!!!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