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魔道/曦瑶/段子】一些回忆

之前lof抽删掉,重发

OOC预警,背景是观音庙之后蓝大闭关的时间

清水,跟粮食差不多orz


后来对于蓝曦臣来讲也没什么变化,他还是姑苏蓝氏的宗主,日子还在一天天地过,魏无羡入住云深不知处还是成天和蓝忘机黏在一起,偶尔会去逗逗思追和景仪,总之都不来寒室打扰他。蓝曦臣也乐得清静,寒室闭关,不知朝夕,像观音庙一役前那样读书、作画、写字,信手一挥便是一幅好山水,青翠错落,笔锋中都藏着姑苏的烟雨。

有时候蓝曦臣也会想起金光瑶。金光瑶从前就爱他这笔画,蓝曦臣素来惯着他,金光瑶小心向他讨几幅带回金麟台,蓝曦臣也答应地很痛快。聂明玦不喜这些消遣,大约是聂怀桑的缘故更有些恨屋及乌,所以闲来聊聊山水笔墨,也从来只有他和金光瑶的事。但如今的蓝曦臣不了解金光瑶了,也不知道那时候他的阿瑶是真喜欢丹青还是借丹青取他交情了。

可那又怎么样呢。蓝曦臣右手握了一卷书,望着窗外出神。姑苏正值黄梅时节,小雨淋淋漓漓的扰人,记得金光瑶有一次上门来访在云深不知处小住,正赶上黄梅雨,天气潮的他袍袖飘不起来,本来不是什么大高个子,也没什么强健筋骨,襟袖软耷耷垂在身上,显得有点狼狈也有点瘦弱。蓝曦臣将金光瑶这几天的不惯都看在眼里,想他是在兰陵住惯了,也不多言,只邀他去寒室试试新茶,倒没忘体贴地施术给寒室祛了祛湿。金光瑶何等敏锐,执起茶壶对他笑了笑,薄薄的嘴唇微微抿起来,也是一句话不说。

啊,还有那回,那一回顶顶要紧,蓝曦臣孤身登上金麟台,聂明玦的头颅、乱魄琴谱、魏无羡的话、秦愫的匕首还有蓝忘机蹙起的眉头在他心里绞成一团乱麻,最后织成了金光瑶站在台上逆着光的脸。他那时大概是心不在焉的,金光瑶什么表情看不清,金光瑶说了什么记不清,不过这也罢了,反正最后是他又着了金光瑶的道,给他带到观音庙,他再次见到了聂明玦,金光瑶挨了他一剑,那时候金光瑶的表情现在还在他眼前,那声音也不是他熟悉的阿瑶的声音,金光瑶说……

怎么又想金光瑶。蓝曦臣低头,忘了那本书看到了哪里,那就不看了,着恼似的把书朝案上随手一搁,恼金光瑶也恼自己:这是个如蛇如狐的奸贼哪,这家伙现在……

随即他才怔然想起,金光瑶死了有些日子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