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叶修中心】前路千里

叶修中心粮食向,全程带沐橙,微叶橙

昨天B萌双王怎么能不贺喜

流水账,大量对话来自原著,OOC预警,如有撞梗请告知


前路千里

 

1、

这样的家庭纷争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似乎尤其厉害。

叶修在成绩掉出前三直奔中游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天的即将到来,这个不讨人喜欢的家伙随着叶修下滑的名次在一步步走近,它丑陋地笑着说我来啦我来啦,你还不回头吗你还不回头吗。

叶修在心里呸了一声,这让他的表情桀骜难言。他抬起头来,迎上父亲暴怒的脸。

“我真的只喜欢打游戏。”叶修调整着表情,白净的少年看起来认真又有点诚恳,一旁的母亲惊慌失措地扑上来,拦住父亲抄起花瓶的手臂。

没用的东西,废物,不求上进,只知道混日子,不知好歹。

叶修站在那里没动,这话他听得多了。

 

2、

“你就不能暂时先服个软?”叶秋看着趴在床上的孪生哥哥有点恼火,“书上怎么说来着……战略性撤退。你就非得跟咱家老头正面对着干?”

“嘶……你才多大懂什么。”叶修抽了一口气,“靠叶秋你下手轻点谋杀亲哥啊!”

叶秋毫不留情地往他哥身上的淤青处揉着红花油,两兄弟默默的没再说话。叶秋支着耳朵听门外父亲失态的咆哮,叶修偏过头换了个姿势,眼神虚望着前方。

他看着弟弟床底下露出的一点点把手样的东西,像一个拉杆箱。

 

3、

叶修一是为了省钱二是没身份证于是只能买南下的普通火车票,在车站找了个ATM悄悄查叶秋那臭小子一年一年的藏私,手里甩着卡有点促狭地笑起来,丝毫不顾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里这点钱能维持多久。

车到山前必有路嘛,要不然我出来干啥。他这样对自己说。

火车硬座硌得屁股生疼,他把行李箱夹在两腿之间,怀里紧紧抱着那个背包,一张白净的少年脸上是迷蒙的睡眼,他把怀里的背包又紧了紧,头抵在灰蒙蒙的车窗玻璃上。火车一点也不懂得照顾人,一路前进一路发出令人疲倦的声响。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4、

遇到苏家兄妹是叶修没有想到的事。

烟雾缭绕的网吧里嘈杂不已,兴奋的叫喊交缠在噼里啪啦的键鼠声音里。有围观的人幸灾乐祸地吐了一串烟圈,烟圈后面是少年可称之为清秀的脸,那眉头轻轻地皱着,罩在烟雾里,很不真切。

“苏沐秋你妹妹来送饭了,还是吃饱了长点力气再来吧!”说不清楚是谁的声音,在众人的笑声里叶修抬起头,正看见有点瘦小的女孩探头探脑想要挤过来。

“不打了。”被叫做苏沐秋的少年一推键盘站了起来。

“吃饱了再来吗?”叶修问,乐呵呵的。

说不好是谁闯进了谁的生活,然后带来了一个更精彩的未来。

 

5、

“你看这个荣耀怎么样……”苏沐秋伸出左手指着街头的那个一堆齿轮两个翅膀的广告,少年的手修长漂亮,不像是一个为生计奔波的小家伙,尽管事实如此。

叶修随随便便地嗯着,被苏沐秋戳了一下脑袋。

叶修把有点磨损了的耳机拿下来,神情有点放空地听苏沐秋叨叨荣耀读卡器,装备编辑器,哎我觉得这里可能有商机说不准还是个大市场!

大男孩儿扳着手指数荣耀可能的赢利点,一双秀气的眼睛闪着光彩。

“我要在玩最好玩的游戏的基础上,赚更多的钱。”

再来三个星期,应该就能攒够沐橙下学期的资料费了。

 

6、

那年叶修开始疯狂地抽烟。

安葬苏沐秋的花销是陶轩垫的,二十来岁的小陶老板有点担忧地望着那剩下的两个孩子,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两个。

他说还是先到我那里去吧,宿舍的地方都安排好了吃住都方便,小沐橙有单间住没人打扰她学习……对气冲云水!气冲云水前两天答应加入咱们嘉世战队了,叫吴雪峰是个高材生,回头说不准能拜托他给沐橙讲讲题呢……气冲云水专门问了你在不在,你们搭档这么好肯定能拿冠军的……

“老陶。”叶修指尖夹着一根没点的烟,看看禁烟标志又把它收进皱巴巴的烟盒里。

少年的嗓音哑极了,他才刚刚十八岁。

“谢谢你。”他这么说,“合同呢?”

 

7、

吴雪峰驾临嘉世网吧的时候正值午餐时间,陶轩把筷子一甩跑出去接行李生怕怠慢了这尊大神。穿着格子衬衫架着眼镜的年轻人和煦如春风,他看着叼着葱油饼踢踢踏踏下楼的叶修笑了,说你好叶秋队长,我是气冲云水,真名吴雪峰,口天吴,雪白的雪,山峰的峰。

叶修嘴里含着半块饼子只能含糊点点头,伸手要帮吴雪峰拿行李,陶轩说放下放下,你们的手多重要呀可别挤着了,我来就好。

吴雪峰班机最晚,他到的时候嘉世全员已全数到齐。说是队伍,也只不过是一群半大男孩儿,但是眼里有光。陶轩吞吐说到齐了咱们把合同签了吧,大家说好。

七八张几乎完全一样的合同摆在这群大男孩儿面前,他们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看着每一个字,然后咬着舌尖签上自己的名字。

合约时间按照选手情况长短不等。

有一个人签了十年。

 

8、

只有一支战队的功业能被称为王朝。

一叶之秋挥舞着却邪以无人可挡的气势带着他的队伍攻城拔寨,杀微草斩霸图屠蓝雨灭皇风,粉丝拍红了巴掌喊秋神秋神,对手咬牙切齿却只能憋出一句叶秋强的过分。

叶修还是叼着他的烟笑呵呵的,对着韩文清说明年再接再厉啊,对孙哲平张佳乐说要打败我没那么容易,对魏琛说老魏怕了没,对郭明宇说你退役前啥时候把我那几百块还我,诶谁说我有钱啦我们嘉世才刚起步穷着呢别想着赖账。

第一个冠军奖杯做的不好看,拿在手里也轻,不知道这个拮据的联盟是拿什么山寨东西做的。但是战后的庆功会上叶修被灌了一点啤酒,奖杯映在他迷蒙的眼里也是闪闪发光。

有喝高的队员欢呼小队长,小队长。

我们最厉害的小队长。

 

9、

嘉世战队拿到最后一个奖杯的时候,叶修仍然没有登上那个领奖台。文质彬彬的吴雪峰依照惯例上台从金主席手里接过奖杯的时候,叶修躲在后台,吴雪峰的声音有点抖,双手也在抖。

叶修看着看着突然有点难过。

吴雪峰的退役有一个新闻发布会,优雅的青年向所有的摄像头鞠躬。那时候荣耀赛事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底下一片闪光灯噼里啪啦晃花了人的眼。

最后叶修和苏沐橙送他去了机场。小姑娘低着头偷偷捂着兔子眼,叶修伸出手来说再见老吴,那只手上有三枚冠军戒指。吴雪峰笑出了眼泪,伸手握住叶修的手,那只手也戴着同款的三枚戒指。

他们建立了一个王朝。

 

10、

第四赛季是一个传奇。

微草的魔术师在转型中跌跌撞撞,蓝雨有一个操作慢吞吞的新队长和一个叽叽呱呱的小剑客,霸图韩文清后面跟了一个喜欢推眼镜板着脸的年轻人,皇风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家伙接手了扫地焚香,嘉世的小美女带着重火力角色顶上了策应的位置,雷霆准备由一个新出道的小伙子摘下弱队的帽子,虚空的新阵鬼在战场布下神秘的鬼连环……很多很多。

还有顶顶要紧的,第四赛季总决赛,一叶之秋遇刺血洒当场,霸图将嘉世挑落下马,新的冠军终于诞生。

人们说,拳头击碎了一个神话。

后来韩文清在走廊里遇见了叶修,嘉世队长手里夹着烟说恭喜老韩,笑容痞痞的有点欠揍。韩文清哼了一声,看见叶修青色的眼底和颤抖的指尖。

别嘚瑟老韩,叶修笑着,你敢跟我赌赌未来吗。

 

11、

后来叶修回顾的时候,很清楚是什么时候出了问题。

他在荣耀中偶尔抬头的时候也看见了陶轩一点一点阴沉的脸色,看见了刘皓越来越虚情假意的笑,就连陈夜辉在走廊尽头剜他的眼刀,贺铭趁他戴耳机背后轻轻啐的那一口,他都知道。

后来成绩落到无法看下去的时候他被传进了老板办公室,陶轩在办公桌后满面寒霜地看着他,叶修耸耸肩,他其实一直闹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相信他想要嘉世好。

这次谈话像前几次一样闹崩,叶修出门时看见苏沐橙在门口等着他。曾经的小姑娘靠着墙看这个队长兼哥哥,眼神千斤重。

可他不会被压弯了腰,因为她只有他。

 

12、

这一天来得不慢。

叶修的手还在键盘上飞舞着,修长细白的手,保养得宜,透着职业选手特有的金贵。噼啪咔哒的响声充斥房间,叶修戴着耳机,听不见走廊那头传来的喧嚣。

孙翔已经被接来嘉世,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为了未来开怀大笑,那是他几年前也曾展露无遗的锋芒与桀骜,但如今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叶修叼着烟,看着竞技场中一叶之秋摆出胜利的姿势,荣耀的徽记闪在屏幕上,这时候房门被人一下子推开。

“来了?”叶修没回头。

“来了。”苏沐橙说。

 

13、

杭州城里落了点小雪,他走进风雪里,嘉世留在后面。

苏沐橙没有抽泣,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那片放肆谈笑的声音。他向苏沐橙挥挥手:“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斜对过有家网吧灯火通明,他抬起头来看看,招牌上两个大字:兴欣。

就这里吧,他走进去。

“C区47号。”

新的传说在开启。

 

14、

君莫笑的名字在第十区代表着强大,也是一场闹腾的喜剧。

埋骨之地的记录被来回刷新,蓝河以吃键盘为誓但尚未下嘴便又是一场新的争斗与打脸,黄少天半夜摸进网吧,喻文州神算推理真相,张新杰怀抱键鼠亲自打探虚实,王杰希更狠,组织了一群微草幼苗到第十区拉练。第十区热热闹闹,不太像一个新区该有的样子。

叶修面对进账的稀有材料笑弯了嘴角,唐柔在一旁和刘小别PK,因不敌而微微皱起了眉头。陈果手抄在口袋里噔噔噔走过来,说叶修小唐你们两个节制一点,今天还休不休息啦你们。

叶修敷衍道是是是老板您最大,在陈果看不到的地方向唐柔比了个手势。唐柔知道是准备刷记录,看着陈果张牙舞爪笑得眼睛都弯起来。

除了当事人,没人知道这就是兴欣的起源。

非常普通,不断成长。

 

15、

第八赛季全明星会场,龙抬头。

寒烟柔的面目被澎湃的魔法斗气模糊,一杆战矛携雷霆万钧之势破开吴霜钩月狼狈的应对,职业选手一片惊愕,观众席上从靠近选手席的地方开始,惊叫与欢呼潮水一般漫过全场。陈果惊在那里,久久无法回神。

叶修和苏沐橙藏进场馆外的冰淇淋店,苏沐橙拿着小勺一口一口吃得很欢,叶修坐在一旁陪她聊天,在苏沐橙吃东西腾不出嘴时就抽着烟发呆。

有些话不必讲,他坚信他会回来,她也坚信他会回来。

 

16、

后来的事情简直像是顺理成章。

君莫笑50级进入神之领域,一寸灰紧随其后,包子入侵与寒烟柔接踵而至,昧光跌跌撞撞跟上了队伍,追杀中莫凡走投无路来了兴欣,一场开玩笑的乌龙里遇见了魏琛,小手冰凉在峭壁上伸展手臂穿越百花的光影让骑士沐浴了白光。

“来兴欣怎么样啊?总冠军哦!”叶修不厌其烦地对每个人说着。

这个队伍像是一个笑话。

这个队伍在一点点成型。

 

17、

挑战赛决赛中他们终究撞上了嘉世。君莫笑单挑一叶之秋以微薄血量险险取胜,气运似乎在帮兴欣,但那抵不过人事。

苏沐橙上场一刻给了叶修一个淡漠的笑脸,那一刻别人看见了昔日斗神的愤怒。叶修看向陶轩,那人也是一个笑脸。

孙哲平终究落败,陈果听着魏琛的解释又气又难过,叶修心不在焉地听着,不知道老板娘哭了没有,他眼里倒映着频道一句话:

“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苏沐橙把脸埋进他肩膀的时候他是笑着的,他说交给我了,不用担心,我难道还能输么。

团队赛入场时他看了看已经空白的赛台,想起来苏沐橙那句话,眼里没有什么情绪,在一叶之秋GG退出时,也没有。

嘉世,嘉王朝。

他一手建造的嘉世王朝。

 

18、

再一次征战联赛的滋味不错,新人不惧惮压力,老将也不在意辛苦。

要说累么,也许吧。

也许他的年纪真的大了,但他不会回头。

 

19、

六点五秒,补刀三杀。

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兴欣的殷红第一次压过了主场轮回的色彩,兴欣的粉丝跳起来呼喊着他们心里的神,还有什么人当场就哭了出来。

叶修坐在比赛席里,想要掏烟时却怔了怔,你看,都快忘记了,联盟发展这么些年,禁烟工作怎么能拉下。

这么些年了。

往事如潮水,他回望着过去,说心里没有一丝波澜是假的。他打了荣耀这么些年,享受了最纯粹的快乐,也经历过最深沉的痛苦,他曾经轻狂,他不缺锋芒,他在时光的磨砺下变得深沉而温柔,他在时光的馈赠下挣开坚韧的翅膀。

他叫叶修。

这个时候,他就是这里的王。

 

20、

兴欣的各位把奖杯高高举起,老将或是新人的区别在这里消弭殆尽,或笑或哭,都是他们的荣耀。

叶修笑着接受闪光灯的海洋。未到三十的小伙子笑起来很暖,眉眼弯弯唇角上扬,包子搂住他的脖子,魏琛擂着他的肩膀,苏沐橙站在一旁,笑脸里有隐隐的泪光。

“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周泽楷这么说。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忘了,他也是要回家的,他该回家了。

 

21、

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

 

22、

荣耀世界邀请赛。

叶修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遭到了众多职业选手的声讨,他黑着脸在台上操纵着投影,拿出前辈架子来教育底下一群大神比赛好好打可不要丢脸,语气自带群嘲效果,他假装看不见底下张佳乐黄少天比出的中指,队长喻文州笑叹一口气。

会议室最后还是只剩下了他和苏沐橙。长大了的姑娘亭亭玉立,陪他看着荣耀的徽记。

“继续吗?”苏沐橙问。

“当然,”他笑着,“我可是职业选手。”

 

23、

前路漫漫绵延千里,时光行进永无止息。

荣耀还在这里。

他还在这里。

 

Fin

————————————————————

他打了荣耀这么些年,享受了最纯粹的快乐,也经历过最深沉的痛苦,他曾经轻狂,他不缺锋芒,他在时光的磨砺下变得深沉而温柔,他在时光的馈赠下挣开坚韧的翅膀。

他叫叶修。

这个时候,他就是这里的王。

——这是我的理解

评论(8)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