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王杰希中心】新冢旧骨葬头七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

退役梗,私设十一赛季霸图夺冠,十二赛季微草夺冠,王杰希退役

和煮星斗连着看更酸爽哦~

题目出自歌曲《典狱司》:君还记,新冢旧骨葬头七。(标*的来自歌词,建议搭配BGM《典狱司》食用。

我的想法是老王在世邀赛放飞自我之后依然要面临回国微草的磨合问题,他的精力和责任感已经不允许他在国内联赛再次解放魔术师。最后保不齐魔术师昙花一现,留下的还是微草队长。世邀赛后的国内联赛是为“新冢”,魔术师是为“旧骨”。

OOC预警,流水账,矫情,如有撞梗请告知

 

 

新冢旧骨葬头七

 


将军啊,早卸甲,他会在廿二等你回家。*

 

专业点的都看得出来,世邀赛之后,王杰希的状态就不太好了。

微草队长解放的魔术师打法成为了世邀赛十大亮点之一,可放飞一时爽回国火葬场,回国之后王杰希在微草一堆嫩苗的簇拥下和他们挨个打了几场模拟赛,最后只能看着死相各有千秋的队员叹了一口长气。

王杰希看着屏幕上威风凛凛的王不留行发愣,高大英俊的魔道学者摆出胜利的姿势扎进他眼睛里。算不上嫩苗的许斌感觉气氛不对轻轻用手肘顶了顶队长的肋骨,王杰希顿了顿,把手从键鼠上移开。

“做得很好,”王杰希站起来说,“看来大家在这几个月里并没有荒废时光。只要一直拿出这种拼劲儿,我们的磨合一定很快就有质的飞跃。世邀赛后我们的对手也都要重新适应国内的节奏,大家都在同样的起跑线上,最后总要有一支队伍夺冠,那会是我们。”

微草一群绿油油的队员面面相觑,在相对眉来眼去之后又是高英杰站了出来,低着头声音有点羞愧:“……我们拖累队长了。”

王杰希怔了怔:“别想太多,那是我的问题。”

 

兴欣作为第十赛季冠军队可谓出尽了风头,广告代言表演赛一个接一个,就算陈果吸收嘉世的经营教训挡了不少尽量保护队员的正常训练比赛,等到王杰希约到和兴欣的线下友谊赛时,也快入冬了。

微草派了一辆低调的大巴车来机场接兴欣全队,王杰希坐在车上眼神有点空无意识地抖着腿,许斌在他身边给弄得浑身哆嗦却什么也没说,直到兴欣一票人出现在窗外副队才戳了戳队长,心说阿弥陀佛老王你可算停下来了。

兴欣穿着便服走得散乱不堪,尽量不引起机场群众的注意。王杰希站起来迎接就看见打头一个懒散的男人扒了墨镜朝他眨了眨眼睛,说大眼儿又见面了。

王杰希:“……叶修你怎么还在。”

叶修一屁股占了许斌的位置眯眼笑:“怎么不欢迎啊。哥这可是兴欣的随队顾问,我这一群小朋友给你们欺负了怎么行啊王大眼儿。之前哥耽于国家公务这里那里做汇报没跟队让你们小人得志,今年冠军还是兴欣的啊。”

“也好,”王杰希坐到叶修身边,没接冠军的话茬,“省得大家再担心你什么时候又杀回来。”

叶修呵呵笑,就着兴欣打招呼时的嘈杂低声问了一句:“还不退役啊老王?”

王杰希沉默一会儿,身边许斌在和苏沐橙寒暄,一个许副一个苏队叫得客气。

“这两年的事儿。”

 

友谊赛本来说好的按照联盟季后赛赛制来,可打着打着就乱了套。

擂台赛上肖云被唐柔以半血挑下了场,后者又被刘小别狂飙手速击败,莫凡上场削下了飞刀剑最后一丝血皮,然后被独活一剑劈倒。叶修扯了嗓子喊小唐小唐来跟老许打打练练节奏,王杰希拉了高英杰过来说待会许斌下来你直接上场练练气势。

唐柔精神抖擞地扣上耳机,高英杰手里握着木恩的账号卡站在许斌身后待命,王杰希和叶修站在一起从训练室的投影幕上享受上帝视角,两个老将眉头都紧紧皱着,偶尔对望一眼,也是一句话不说。

最后微草方面还是王杰希拿了王不留行亲自上场打团队赛,那个满身星辰的魔道学者一马当先冲进兴欣的阵营迎面撞上作为攻坚手的寒烟柔,灭绝星尘同火舞流炎狠狠撞在一起。王杰希蓦地飙起手速,驱散粉寒冰粉熔岩烧瓶纷纷招呼向兴欣。沐雨橙风飞炮后撤调整火力线,一寸灰回护小手冰凉,海无量试图绕背却被木恩阻断了道路。

团队频道上疯狂地爆出王不留行和沐雨橙风的指挥,微草的队员跟在队长身后继续撕开对手的阵营,兴欣的队员散在队长身前支撑着那一道钢铁一般的火力线。

王不留行使出那个重力加速拍时叶修哎呦了一声,退役的第一人咬着嘴唇饶有兴趣地看着唐柔的主视角。寒烟柔在魔术师营造出的满世界散乱光影中挣扎抗争,一眼错不见就被当头的扫把拍个正着含恨离场。唐柔长出一口气摘下耳机,灰白色的视角里王不留行一个受身卸掉多余的力道,再起来却是放弃魔术师打法,让队员挨个报自己的坐标。

这个人似乎一直坚信,只要付出的够多,微草就永远不会输。

 

兴欣还在失去叶修君莫笑的转型阵痛中,最后团队赛微草赢了两个人头分,王杰希在七分二十三秒的时候被苏沐橙一激光炮轰下了场成为第三个挂出去的人。可喜的是比起第十赛季来微草并没有慌乱,独活带着剩下的人火速转移战术中心,木恩以一个星星射线吹响了反扑的号角。

团队赛结束时王杰希的表情依旧是欣喜的,他对受宠若惊的队员们一遍遍地说打得很好打得很好,保持这个状态我们一定会是冠军。叶修在一旁调整比赛录像喊着老王别瞎扯废话赶紧放孩子们歇十分钟去个厕所,待会回来复盘。

两队人一阵风似的刮向洗手间,王杰希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面有微微的颤抖波纹,叶修看在眼里说了一句辛苦了,王杰希点点头没应声。

复盘之后兴欣要抓紧时间回H市,这回王杰希没送,一群老的小的在大巴车上叽叽喳喳地讨论刚打完的比赛。苏沐橙说我漏下方锐那里的支援了,乔一帆说我的配合有点脱离地形,安文逸说八分钟的时候我的反应慢了不少,唐柔说我没想到对方的节奏会这么快,是我疏忽了。

叶修拿着本子笑了一声,说你们可要适应,未来一两年微草的主要风格保不齐要走两个极端,一是以快打快速战速决,二是轮换调整重心转移。

“他耗不起,”叶修低着头往本子上画着,“老王老了。”

 

叶修的乌鸦嘴素来神准,王杰希的二次转型已经迫在眉睫了。

王杰希为此专门咨询了多个运动医学与营养学专家,严格按照科学的方法调整生活规律。微草俱乐部上下都或多或少的知道队长的难处,连说话都是轻言细语的,生怕吵到战队的训练与休息。

王杰希不再把自己逼得太紧,他在一点点把属于队长的责任下放给每个队员。于是高英杰开始习惯在常规赛后主持复盘;许斌开始习惯在训练之后和队长一起留下半个多小时整理资料;刘小别开始习惯在赛场上担任主攻手撕裂对手的阵营,分担原本是王不留行的任务;微草队员开始习惯训练室里队长皱着眉头看着屏幕,流畅的操作有时候甚至会打个顿,有点滑稽地在与本能作斗争。

没人问过王杰希亲手折断重生的羽翼是什么感觉,无论是俱乐部还是职业选手都没有问过。大约所有人都知道就算问了也是得不到答案的,这个穿着深绿风衣的家伙会瞪起大小眼说这话有意思吗。

其实是有的,只是不说罢了。

 

王杰希重新封印魔术师打法在粉丝圈里引起了极大震动,但并没有波及到职业圈。这个时候几乎所有国家队出征者都已经重新调整好了节奏以最旺盛的姿态征战职业联赛,没人有这个闲空去刷论坛看评论。

王杰希开始感觉到了自己状态的下滑,这不是再次改变打法的后遗症,而是真真正正的下滑。出道之后被忽视的辛苦终于从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铺天盖地而来淹没了他,在训练时不如人意的次数越来越多,眼睛看久了也会酸涩得厉害,有时候下了训练伸个懒腰还能听见身体里骨头的响动,双手的反应具体还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

之前微草的队员们还没有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没有比赛,只是一个平常的训练日。那天太阳很好,爬山虎顺着风展开绿油油的叶子,楼下的小树上有麻雀吱吱喳喳地叫。王杰希像往常一样在队里组织模拟赛训练,对上刘小别时手腕不知哪条筋微微一痛,王不留行出招一顿,刘小别不经思考立刻飙起手速操作飞刀剑冲进空挡,王杰希连忙应对,最后还是输了飞刀剑一丝血皮。

“真的很好。”王杰希望着刘小别,由衷地说。

但是全训练室的人没有一个高兴的起来。

 

第十一赛季季后赛输给霸图的时候王杰希并不意外,霸图展现的一往无前不拿冠军誓不罢休的气势让王杰希也不得不暂避锋芒,这一避就输了整个比赛。

赛后王杰希带着微草队员在一旁列队与霸图握手,柳非在后面偷偷抹着眼泪,周烨柏的手紧紧握成拳头,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向韩文清伸出手来。

“恭喜韩队。”两只骨骼分明的手握在一起。

“谢谢。”韩文清平静地说。

王杰希走过韩文清与张新杰张佳乐秦牧云宋奇英白言飞几个依次握手,说恭喜说得有点口干舌燥,新人说谢谢前辈指教而老将却说辛苦了。

王杰希下了新闻发布会之后心里莫名有点堵,他出去吹了会儿风又想回休息室喝杯茶。走廊里空空荡荡,尽头的休息室里有柳非抽泣的声音,似乎是周烨柏有点慌乱地在说非非别哭啦别哭啦,一会儿队长回来看见多不好受啊。

王杰希停住脚步。

“让她再哭一会儿吧,”听起来好像是袁柏清拦住周烨柏,“我他妈今天也算是知道,霸图九十赛季是什么心情了。”

 

那一天晚上王杰希第一次梦到了第三赛季。

他看见林杰舒心的笑脸,看见方士谦有点别扭的神情,看见杨聪自我介绍时有点假正经的模样,赵杨在一旁呵呵笑,还看见总决赛后叶秋耀武扬威地向张佳乐扬了扬烟蒂,苏沐橙从观众席上跑下来和吴雪峰说着些什么。

他还看见那时候的他自己。十八岁的王杰希带着一点小小的假正经,操纵着王不留行在赛场上画出神秘莫测的弧线,处女赛战胜扫地焚香一战成名,那时候的他很开心。梦里的老将王杰希迎上去,看着新秀王杰希悄悄跟在队伍最后摆出谦逊的样子,嘴角的笑却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住的。

怕是大梦一场起,君啊江湖从此离。*

 

第十二赛季的倒数第七轮常规赛微草六比四胜雷霆,本来没什么爆点的赛事风头却压过了同时极为精彩的蓝雨对轮回,理由只有一个:王不留行缺席。

王杰希自出道以来的全勤终于被打破,人们说兢兢业业的微草队长终于败给了时间,而王杰希本人出席赛后新闻发布会时面对那些几乎想将麦克风戳进他鼻孔里的记者只是笑了笑。

他说,大家都看见了,这就是微草的未来。

 

第十二赛季总决赛,微草对轮回,这是一场艰难得超乎所有人想象的战役。

王不留行在赛场划出猖狂的弧线死死绞缠住一枪穿云的枪火,独活架起叹息之壁狠狠拦住一叶之秋刺来的却邪,飞刀剑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试图撕开轮回对笑歌自若的防护,木恩高高飞起给予最周全的策应。

用许斌后来的话说,这次的胜利是把轮回死死“啃”下来的。

当轮回的无浪生命清零,王不留行带着百分之七的血和百分之三的蓝独自站在赛场的时候场馆内迸发出山崩地裂一般的欢呼与咆哮,观众席上多少粉丝哭泣着跳了起来,呼喊着微草的名字与口号。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王杰希从冯主席手中接过刻有微草战队字样的冠军奖杯与戒指时场馆内的喧哗达到了顶峰,微草的队长双手将奖杯高高举起,队员将他围在中间,抬头看着队长微微颤抖的手臂,不加掩饰的笑意——

还有积蓄在眼角的泪滴。

 

当大家都在聊第十二赛季还没来得及展望未来时,王杰希宣布退役。

新闻发布会上台上队员和台下记者哭成一团,微草新闻官受到感染也在偷偷抹眼泪,如今的微草前任队长无奈,自己抓过话筒讲了两句。

“在微草这些年的生活已经在我心中留下了烙印,我感谢大家的肯定与挽留,无论我在哪里,我会一直看着微草继续大步向前。我知道大家会为离别难过,但请大家继续向前看,我坚信微草会在我们高英杰队长的带领下,走向更璀璨的明天。”[1]

王杰希拖着行李箱走出俱乐部,拦下出租车时回头看了一眼,微草的大楼在太阳下闪着金光,就像夏天队伍加冕时的模样。

司机对荣耀有些听闻:“小伙子是战队出来的?我儿子也玩儿那个游戏!哎呀今年这个……这个微草夺冠可把他高兴坏了,真给咱B市长脸!”

“是啊。”王杰希笑着说。

 

 

宿醉朦胧盼君归,来轻叹声爱你,

我还记,你眼角的笑意。

 

Fin

——————————————————

[1]来自我的旧文《新绿》,如果看着眼熟很正常……


如果喜欢请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吧,蟹蟹~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