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黄少天中心】就是这样

黄少天中心粮食向,快到剑圣大大生日啦

采访梗,带老魏老叶喻总老王他们玩

OOC预警,矫情,虎头蛇尾,小学生文笔,如有撞梗请告知

就是这样

 

他笑了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

 

“那个臭小子,”魏琛摆了摆手,“冤孽冤孽。”

“嗨呀那个时候!老夫见他抢怪风姿猥琐灵活垃圾话刷屏娴熟一定是个好苗子!”魏琛拿拳头一擂桌子,“老夫当时就是这样眼光敏锐!联盟该给我发一个伯乐奖。”

黄少天那个十六岁生日过的有一点点小憋屈,回回一上线就被一个猥琐术士法术信息双重轰炸总是要影响一点游戏心情,但由于黄少天本人的部分特质这些影响反弹到魏琛身上去不少。彼时的男孩子一边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一边压低声音叨叨地说话,黄妈妈伸头进来看看,把一杯水放在了桌子上。

夜雨声烦:够啦你个老鬼老鬼老鬼!拐骗未成年人犯法知不知道!!!什么厉害呢你也好意思说你看你连叶秋都打不过连嘉世都打不过还来这里忽悠未成年人还有没有点下限了!!!

魏琛觉得胸口中了一刀。

“你看,就这家伙,”魏琛吐了一串烟圈,“老夫这是在拯救迷途的少年,这小子这样的觉悟再在网游里混迟早会被人套麻袋的。”

后来经历了多少轮的讨价还价魏琛也记不住了,谈判精华总是掩藏在一屏一屏浩瀚广阔的垃圾话里并永远湮没于荣耀历史的长河之中。但他还记得黄少天来到蓝雨的那个下午阳光很好,行道树上有蝉在聒噪,更聒噪的少年拖着行李箱从长街尽头跑过来,嘴里喊着老鬼老鬼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说不老,不过也没关系啦快来PK!

退役的老队长沧桑地重新点起一支烟:“就是这样。”

 

“你说少天?”蓝雨温柔的队长若有所思地笑了,“啊……是的,我和少天在训练营就认识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众星拱月的了。”

喻文州舒适而大方地倚在椅子靠背上,似乎已经准备好了一次长聊:“你们应该都知道……少天是第二赛季初魏队从网游里带回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记不清楚了,总之,他从一开始就是蓝雨的希望,然后一直都是。”

“少天的风格在网游中就已经成型了,”喻文州笑着说,“蓝雨训练营只是帮助他有了更精准的眼力,更准确的判断……官话?这可不是官话。”

“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那时候黄少天会这么说,毛茸茸的脑袋故作高傲地扬起来,大眼睛眨啊眨的又破坏了气氛。

男孩子还没有将头发挑染成金色,额头上还有几颗没消下去的痘痘,在喻文州击败魏琛时他也会诶诶地叫唤着那个喻文州喻文州来PK两局,抢不上喻文州对面的电脑位置还会忽闪着眼睛显得有点委屈。

蓝雨的剑与基石相遇早,相知也不晚。方世镜知道自己就是个过渡,不遗余力地培养着两个孩子的默契,恨不得让他们吃喝拉撒睡全在一起。于是黄少天搬去和喻文州当室友,喻文州晨跑结束会给仍旧死睡的黄少天带份虾饺,黄少天习惯了把秋葵都挑到喻文州碗里,然后喻文州用筷子头敲一敲黄少天的脑袋。

后来蓝雨的手残话痨震惊了整个荣耀,夜雨声烦在屏幕上挽出无数缭乱的剑花亲手书写了剑圣的传说。喻文州却知道黄少天私底下这样那样的小迷糊,睡眼朦胧刷完牙有时候嘴角还留着一点白沫,脑袋上有一撮竖得很猖獗怎么也压不下去的呆毛,夜雨声烦一道剑光劈开对手的防线,它的主人会小声地欢呼,耶的一声咧开了嘴,露出小虎牙。

蓝雨战队与荣耀国家队的队长笑得眉眼都弯起来:“嗯,就是这样。”

 

“黄少天是一位很优秀也很有个人特点的选手。”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

“大家都说微草和蓝雨的梁子是在第六赛季结下的,”王杰希正襟危坐,一双大小眼古水无波,“事实上也算是如此……那个时候是我疏忽了,微草的战备并不充分,第五赛季对战蓝雨的胜利让我们放松了对他们的准备,尤其是对垃圾话的抵抗能力。”

黄少天的垃圾话素来贵多不贵精,场上场下无差别,王杰希一句一嘲表达的正是这一中心思想。而剥去微草队长的外壳后,仅仅作为王杰希,他对此有更深刻的体会。

第三赛季的小王同志看着蓝雨变动不大的队伍安排心里静静地刷着屏,原本准备的那句霸气侧漏的“场上见”算是彻底作废。知道自己被放了鸽子的小队长没怎么生气,当然没有生气,他只是在第四赛季微草主场对蓝雨时请客给黄少天点了一堆辣椒和一堆青菜,后来随着了解的逐渐深入就换成了凉拌秋葵和香辣水煮鱼。

第二赛季看台的初遇让他们本能的熟悉与亲近,即使是那个网游里已然血雨腥风的第六赛季也没有改变这一点。黄少天还是在每年夏休扯着喻文州北上祸害王杰希,在电话里扯着嗓子喊老王老王我们到机场啦速来接驾!什么还在家里?!我靠靠靠靠懒死你算了!!!

还有那一次全明星,他处心积虑地导演了一出精彩的长江后浪推前浪,讲完台词一下场就发现手机在疯狂震动,打开一看正是黄少天的长短信贺喜他已经毁了的一世英名。王杰希抽抽眼角,朝蓝雨方向来了个睥睨的眼神。

这个人在赛场上是一柄真正的利刃,一个不起眼的疏忽便会让他露出锋利的獠牙,可在场下这个人又是一个绝佳的损友,损占七友占三的那种损友。

魔术师有点痛不欲生地扶住额头:“……就是这样。”

 

“黄少很强,”于锋坐姿十分端正,“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

“说句实在的,嗯……”年轻的队长似乎有点难以启齿,“当初我转会去百花,队长……喻队没说什么,但黄少反应很大,他问我蓝雨对我算是什么。”

“现在我可以回答他了,是过去。”

蓝雨对于于锋,是一个美好的过去,再美好,也只是过去。

于锋是羡慕黄少天的,那个笑出虎牙的青年是他眼里真正的天之骄子。他操作着顶尖角色“剑圣”夜雨声烦,他是联盟里当仁不让的妖刀,他是联盟最强的机会主义者,他是蓝雨战队运转的双核之一,他是全明星永恒的前五,他一出手可以引爆全场,他的表现让全场观众都只能呼喊着他的名字。

可是黄少天冷着脸问他,蓝雨算是什么。

“黄少人很好,对每个人都很好,”于锋声音放轻了,“当初蓝雨的氛围十分宽松活泼,喻队温和脾气好,黄少……就跟每个人都是他亲兄弟似的。他深爱蓝雨,于是极度忠诚。就算他可能一时接受不了我的选择,他也给了尊重。那几天……蓝雨安静得不像话呢。”

于锋有着卓越的技术,也有与之相配的野心,蓝雨全队都对他的决定表示了理解。喻文州在他临走时塞给他一本蓝雨纪念画册,黄少天的那一页上有一个剑圣风格张牙舞爪的大签名,留言却是史无前例的简洁,写的是希望他一切顺利。

现任的百花队长兼战队核心坚定地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黄少是我追赶的目标!”卢瀚文这么说。

“黄少有多厉害还用我说嘛,”男孩子身体前倾显得有点急切,“我玩荣耀玩的晚,刚知道荣耀的时候就是蓝雨夺冠,我姐姐带我看的现场,天哪好帅!”

卢瀚文永远记得第六赛季总决赛,还完全是个豆丁的他跟在姐姐后面进入场馆,姐姐检票他也检票,姐姐欢呼他也欢呼,姐姐满脸兴奋地跟他介绍蓝雨微草双方的角色他就嗯嗯地应着,但在夜雨声烦一抹幽蓝剑光刺向王不留行的咽喉时,他的叫喊声第一次超过了姐姐。

颁奖台上卢瀚文看见了剑圣的操作者,染了金发的大男孩疯了一样地笑着跳着,像一个不会熄灭的小太阳。那个太阳和他的队友一起举起奖杯,卢瀚文看见他用袖子抹了一把脸,在眼角拉出一条亮晶晶的水线。

后来的事情简直顺理成章,卢瀚文开始接触荣耀,喜欢荣耀,和姐姐一起说服父母送他去蓝雨训练营。另一个小太阳开始在训练营中冉冉升起,开始有职业选手来陪他训练喂招,李远,郑轩,宋晓……黄少天。

夜雨声烦第一次刷新在擂台场对面时卢瀚文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流云手持重剑冲上,对面的大神挥舞着扬名已久的那把冰雨将他格开。

结果当然是他落败。卢瀚文大睁着眼睛带着满腔的兴奋与战意望向对面笑嘻嘻的剑圣大人。黄少天以继续努力为中心思想叨叨了一篇长论文,卢瀚文点着头听得认真。

蓝雨的小剑客睁大了眼睛有点雀跃:“就是这样!”

 

“吵,”叶修懒懒靠在椅子上,“不过还算靠谱吧。”

“就一点是真不满意,”叶修换个姿势托了下巴,“都打了这么多场了,他胜率感人成这样,还一天到晚的PKPK,这样对待一个老人家是要遭天谴的啊。”

“不过也还行,毕竟该发光发热的时候是起作用了,也算是为国争光扬我国威了。”

世邀赛是一个大召唤术,扯来了国内几乎所有的一线大神,连退役的都不放过。叶修没忘记自己训话的时候底下黄少天带头竖起的中指,退役的第一人低头看过去,迎上狮子闪着光的一双眼睛。

世邀赛的集训与赛程比国内紧张了一个数量级,选手的轮换无比频繁,为了竞技状态与健康,任何人都不能打满全勤。上一场大爆发的周泽楷被赶下来在板凳上做一个星期手操,战术大师们一合计,几双一水蔫坏的眼睛一起阴森森地看向黄少天。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剑圣一把冰雨狠狠撕开了J国机械一般精密而坚固的屏障,场上惊变之时叶修噌的一下站了起来,下了场本打算一巴掌拍在这个话痨黄肩膀上,看着那一张肾虚的脸终究还是没下得了手。

黄少天看着叶修凑过来已经做好了比中指的准备,想做出张牙舞爪的样子来却奈何一脸倦容。领队笑了笑低声说生日快乐,黄少天一愣就是一脸奶油。

把蛋糕偷渡进场内的张佳乐比了一个V。

公认牛逼的国家队领队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可不,就是这样。”

 

你说黄少天?他真有这么可爱?

就是这样。

 

Fin

如果喜欢请点一下小红心小蓝手吧,蟹蟹啦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