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吃叶受,偶尔杂食,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新入坑魔道,杂食

【全职/王杰希中心】奈何桥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复健短打

OOC预警,如有撞梗请告知


奈何桥

 

微草俱乐部的余老板一直心怀梦想,也是,没个梦想好用爱发电谁来投资俱乐部。但是人不中二枉少年,自小儿谁没意淫过自己加冕为王,皇城根下的余老板也不能免俗,只是前几年叶秋却邪到处联盟人仰马翻,林杰和他的王不留行也是垫桌角的份儿,看得余老板和陶轩握手的时候虽然笑得菊花一般灿烂,心里却不知道扎了多少小人。

老天大约心疼他,赐了他一个十八岁的王杰希。

小魔术师挥舞着扫把在舞台上撒满了星星,点燃了胜利也点燃了票房,余老板看着财会的账目笑眯了眼睛,攒钱攒了这些年,也终于有机会体验一下花钱的快感。

于是老板大手一挥,微草的大门口就变了样。

 

施工建设是在夏休期,王杰希拖着箱子回来的时候狠劲儿揉了揉眼睛。

余老板大手笔,清了大门旁边的俩绿化带,在原来的地方来了一条水渠,上面搭了五个弧形小桥,中间那个宽阔能走车,最边上两个基本是摆设,小桥最后汇上一条大路,直通微草的训练楼。

面对这差个华表就能COS天安门的新装修王杰希硬是有点感动,然后他在桥面反射的灿烂日光中把感动憋了回去。十八岁的少年带着点假正经走上中央的那个大桥,摸了摸刷得雪白的矮栏杆,自言自语说这是在学金水桥吗。

八月份的微草有些空旷,回应他的只有梧桐树上的知了。

 

小金水就小金水,余老板对这个名字还挺满意,至少符合他这个大门的设计理念。只是世上多有事与愿违,这几座桥在赛季开始的时候就迅速换了名字。

第四赛季时微草迎来了李亦辉和他的沾衣乱飞,队伍的胜率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有媒体痛心疾首地批评魔术师的无能为力,更有人满怀讥讽地将微草的新大门称之为奈何桥。

跨过奈何桥,便是黄泉道。

方士谦在早饭桌上刷着微博把牙咬得咯咯响,王杰希坐在他对面慢条斯理地咬了一口油条,事不关己地看着方士谦精彩的神情,说你有那闲心还不如早去训练一分钟。

方士谦一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一碗豆汁儿差点泼到王杰希那双大小眼上。

 

后来王杰希平安跨过了微草的奈何桥,但魔术师没有。

年轻的队长毫不留恋昔日的荣光,他将当年光怪陆离的打法彻底抛在了身后,那个猖狂的家伙似乎被关在了奈何桥畔,叶秋曾经叼着烟说,真正的魔术师,恐怕只会在空旷的训练地图上昙花一现。

王杰希转型这件事在QQ群上刷得热烈,对比之下他本人倒显得有点漠然。方士谦曾经提醒他看看群打打那些二逼的脸,王杰希哦了一声,反手把嗷嗷叫唤的手机静了音,动作行云流水,看得方士谦直想抽他。

后来训练强度加大到方士谦也没力气去嘲讽那双大小眼,只是跟在王杰希身后和其他队员一样走过微草奈何桥,在门口乘车去体育馆。方士谦在极度兴奋中反而有点无精打采,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指节轻轻叩着车窗玻璃。

嘉世衰落叶秋无力回天,是为天时;总决赛微草主场待百花,是为地利;至于人和,他回头看了看休息室里的队伍,少年少女们静无声息地站起来,看着队长扬了扬手臂,领着他们鱼贯而出。

他的身后有巨浪滔天。

 

王杰希拿到第二个冠军的时候方士谦正式退役,治疗之神离开那天王杰希一个人送他过了奈何桥。

“当初还嫌弃这外号不好听,”方士谦摸着栏杆,“搁今儿倒也习惯了。”

王杰希摁着手机给方士谦叫出租车,嗯了一声敷衍的很,肩上挨了方士谦一拳头才说前辈你要哭就抓紧,队长肩膀借你。

方士谦不是微草第一个退役的老将,也不是最后一个。老前辈们退役之后江湖不见是常事,也常常惹得粉丝一把鼻涕一把泪,每到这时候微草的小金水就会换上奈何桥的蠢外号,给一些多情的粉丝哀叹岁月不饶人,职业圈的生老病死岂是人力可挡,愿各位老将跨过奈何桥忘却前生事也能好好生活等等。

方士谦笑骂一句:“去你的吧。”

 

王杰希为国出征的时候是个下午,联盟的车等在俱乐部门口,微草全队欢呼相送。王杰希把那张金贵的账号卡捏在手里,跨上微草小金水的时候把卡朝身后扬了扬。

卡在阳光下镶了金边,袁柏清大惊小怪地嚎队长悠着点别把卡扔了,王杰希修长的背影顿了顿,刘小别削了一把队友的后脑勺。

“扔不了。”王杰希没回头,声音悠悠地飘过来,维持着高冷的B格走过了中央的那座最宽阔的桥梁,把行李塞进后备箱。

而那张磨旧了的账号卡被他妥帖地放进钱包夹层,当年猖狂的魔术师就静静躺在那里,伴他再次跨过那座奈何桥,等待在不久的将来,由死转生,腾空而起。

FIN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