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风灯

全职中毒,王厨,心水RGB组,热爱粮食

【全职/喻文州中心】一封回信

在基友谴责下我有点良心不安,所以诈尸来一发文州生贺

喻文州中心粮食向,千字短打,因为没有脑洞所以简短地摸了条鱼

OOC预警,矫情,小学生文笔,如有撞梗请告知

 

一封回信

 

A小姐:

你好。

非常谢谢你的生日礼物,我收到了,你做的蛋糕真好吃,少天和瀚文还来抢,我才不分给他们呢。不过我一个人吃完了,明天大概还会胖两斤?

其次我要说对不起,经理说你在俱乐部门口等了我很久,想和我说说话,但最后只能留了一张便条。我那天去了医院,姑姑生病了,我陪了大半天。不要委屈了,我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希望你看了这封信,能找到你要的答案吧!

你说你弟弟喜欢蓝雨,渴望也成为一位优秀的荣耀职业选手,打算明年报名蓝雨训练营。我代表战队欢迎,但也由衷希望他能够慎重。职业选手的门槛是很高的,天赋,勤奋,机缘,性格,甚至运气,都是缺一不可的。许多人把青春挥洒在这片战场上,他们每个人都坚信自己生而不凡必定出人头地,但笑到最后的,也只是寥寥数人而已。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根本就没能站上这个赛场,当最好的年纪过去后,他们谁会说自己无悔无憾?这或许很残酷,但正是职业圈真正的生态。所以除非他自问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否则我可能就要像过年时讨人嫌的啰嗦长辈那样,说一句好好学习了。

你还问我,之前在比赛里作为新人摸爬滚打的时候难受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在这里的回答,和之前的电竞周刊的采访没什么不同,你相信吗?让我多说两句吧。

之前在训练营里,我确实曾经过得很艰难,这没什么好隐瞒。但是我知道,有些条件已经没有办法去改变的时候,伤春悲秋也是浪费时间,不如从其他路考虑考虑。众所周知,我的手速问题从训练营到现在一直都没法解决,和新人不新人没有什么关系,一直在摸爬滚打,怎么会难受这么些年呢。刘记者文笔相当出色,听少天说他刷微博的时候看见那篇稿子赚了不少粉丝的眼泪,你也是之一吗?哈哈。

我一般不介意谈起自己的当年和现在也经常遇见的窘境,但也不愿意别人老是将它挂在嘴边。一方面当然是我也想帅气一点呀,另一方面,我一直认为痛苦本身没有价值,痛苦从来只是痛苦,如同逆境从来只是逆境,它不是财富,它除了使人悲伤难过之外没有其他作用,人们不赞美痛苦,只赞美战胜痛苦的人,我还在这条路上努力呢,你也是,对吗?

说了这些,我们聊点开心的事吧。你说你半夜收看世邀赛,我们夺冠的时候激动得山呼万岁结果被隔壁告扰民了。你知道吗,那天,场馆里中国的观众是最显眼的,他们穿着和我们一样红色的衣服,脸上画着国旗,高喊中国队必胜、中国队万岁,中国观众在整个观众席上比例不大,但那口号全场都清晰可辨。那天我们多开心啊,我上台领奖杯的时候手都在发抖,尽管我最后一场团队赛没有上场,我还是在抖,话都说不明白,很傻吧。奖杯在每个人手里传来传去,叶修前辈拥抱了每一个人,张佳乐前辈一看见奖杯就哭出来了,少天和王队扯上周队非要在庆功宴上拼酒,苏队和楚队搞来一堆纸礼花,彩纸屑弄得所有人满头都是。对了,偷偷告诉你,那天晚上直播庆功宴,张副队和粉丝聊感想的时候头发梢上还粘着彩纸屑呢,就是靠右肩发尾那个地方,我没告诉他,你发现了吗?

没留神唠叨这么多了,希望你没有不耐烦吧。最后厚着脸皮来两个小小的请求,首先冬休期过去之后我们还要继续要求联盟开放语音,至少队内语音,到时候麻烦在网络上声援一下,拜托啦。

其次啊,谢谢你喜欢蓝雨,请在未来,也一直喜欢下去吧。



蓝雨

喻文州

于2026年2月10日夜


Fin

评论(1)

热度(18)